????主持人急忙示好,也不说商量和为难的话了,当即替女孩答应下来。众人依次散去。竞价到女人的则被留了下来。我们陪着甘大牙也留了下来。他们每个人在竞拍价格的基础上加了二十块钱的保证金后,才获得允许把女人带走。

????临走时,我看见女孩被自已的人拽了出来。我再一瞧那个流氓一样的支书弟弟,恨的咬牙切齿。心里暗骂他无耻。

????我问张泰说:那个王八蛋你认识吗。

????张泰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说:你不认识啊,他姓姜,小名二狗子。以前不是跟我们村里的人去山里掏过金子吗,现在在他们村当会计,好像还做点什么小生意,挺有钱的。

????路上,甘大牙一直在和他拿钱买来一夜春宵的女人两个调情。我心里越想越担忧,不知道为什么,一想到杏香马上就要被那个二狗子糟蹋了,心里很是难受。我甚至认为那个蒋燕还是个处女。不然竞价时,她不应该回后台的。

????我立住说:我有点东西掉座位上了,你们俩先回去吧,我拿了东西回来就回自已家,不找你们了。

????那女人的热心的说:他们现在还在收拾东西呢,你得抓紧点回去找。

????我点点头,搬腿就跑。走近后我躲在附近的竹林里观察情况。外面空无一人,只有一辆摩托车。除了那个二狗子之外,应该没人买得起。这就说明他们还没有把杏香带走。

????我快步跑上去,把摩托车的气门拧松了。然后朝着唯一的公路逃离了现场,在一公里之外的路边草丛里隐藏起来。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,从看见她开始,我就喜欢上杏香了,虽然这喜欢里,带着一些同情的成分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当时我不会有强烈的想要营救她的冒险念头,并且毫不犹豫的付诸行动了。

????营救计划比我想的要难的多了,二狗子很快骑着摩托车过来了,但车上有三个人,他和杏香,那个男主持人。杏香被挟制的夹在中间。摩托车从我跟前跑出不到三十里,就走不了了。

????妈的,谁放了我的气。二狗子大声怒骂道。空旷宁静的夜晚里,他的声音格外的清晰明亮。

????我暗中靠近,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潜伏者。二狗子下了车,让主持人和杏香在原地等待他,他现在跑回家拿气枪来。主持人答应了,他抱着杏香下了车,我才发现她的手被反捆着。

????二狗子走远后,杏香哭着说:哥,一直以来你让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。但是这次你放过我好吗,我不喜欢他,不能把自已的第一次给他。我以后还想嫁人呢。

????主持人点了烟不答话。杏香大概知道说服不了他,不在说什么,只是幽怨的抽泣。

????我心中慌急,努力转着脑子该怎么引开主持人。装在口袋里的打火机给了我灵感。二狗子骑着摩托车,就说明他的家离这里比较远,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。我有充足的时间来引开主持人。打定住以后,我慢慢往后挪身,大概一百米后窜起身掉头就跑。在他们搭建的建议栅子附近找了一堆干草,堆在栅子边上了。

????我对着栅子说:对不住了,我这也是万不得已。

????火势迅猛,一下就窜到了栅子顶上。

????怎么起火了。我听见栅子里有传出了一声夫喊。

????我吓的半死,没想到他们里面还有人。赶紧转身逃跑。看见主持人迎面跑来的身影,我一个溜身滚进了路边的朵草里。等他一阵风的跑开后又才回到路上。不一会儿就见到了同样往回跑的杏香。她因为被困着手,跑起来十分的滑稽,像一条妖丽水蛇那样扭着腰。

????我拦住她说:你要去哪。

????棚子着火了,我要回去救火。她十分焦急的说。

????我拽住还想跑的她说:那火是我放的,你快跟我走吧。

????杏香气急的说:你为什么要烧我们的栅子,我们文艺团的所有东西都还在里面呢。

????我听了心里十分的难受,明明是为了救她才放的火,她反例怪罪起我来了。我也没好气的冲她吼:我不放火引开你哥,怎么救你啊。我不救你,你不就得被二狗子那王八蛋糟蹋掉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