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我想了想,跟她商量说:这样好不好,今晚我们一起睡,躺着慢慢商量,这样坐着多累啊。

????她看我的眼神一下就变了,有戒备和怀疑。但在我开口之前,她还是抢先说:那好吧,不过我有个要求,你不能碰我。等到了我扪结婚的那天晚上,我才能把自已给你。

????我答应了,回屋抱来了自已的被子。躺下后她不让我关灯,好像是为了提防我冲动。

????我告诉她实情说:我可能不能娶你的,我是青龙。

????青龙,什么青龙啊。她迷糊的反问。不等我回答,她想起来了的说:我知道了,是不是他们说的青龙克妻啊。

????对呀,怕了吧。说到这个问题,我就觉得不舒服,好像自已只不过是半个活人。

????杏香发出一串风铃般悦耳轻巧的笑声,她坐起身说:这个你都相信啊,那都是以前的人乱说的。我嫂子还是白虎呢,她怎么就不克我哥啊,还帮我哥挣了许多的钱呢。

????哪个是你嫂子。那个少妇啊?我问。

????杏香点点头:是啊,她是我第二个嫂子,我哥老家还有一个媳妇呢。他厉害吧,同时找两个。

????我不关心她哥有几个女人,重要的是她刷才的那句话给了我曙光。我期望的问:真的吗。白虎克夫,青龙克妻,都是假的啊。

????杏香说:真的是假的,就算是真的,我也愿意跟你。活那么大年纪干什么,对女人来说,有一个疼爱她的,爱她的男人是最重要的。

????她的早熟让我觉得有此不可思议,我说:你说话跟大人完全没有两样。

????杏香发出一声,我说不清楚是尴尬还是自得的笑容,她说:我跟你们不一样啊,十二岁就开始跟我哥东南西北的跑,见得多了,当然什么都懂了。

????我转过身,面对着她说:原来你还是挺喜欢笑的,可是看你表演的时候从来不笑。

????杏香说:我讨厌那样的生活,笑不出来。

????我又开始心疼她了,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,打开两个人之间被子的阻隔,抱着她说:以后不会了,再也不会有那样的生活了。

????她的脸颊和我贴在一起,她说:你睡回自已的被子里好吗。

????抱着女人和抱着被子睡的感觉,不可同日而语,抱着了她我就不想放开了。索性大胆的攻进她的被子里,将其紧紧的搂在怀里,感受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和闻香玉软的玉体。

????我保证的说:我就是想抱着你睡觉,保证不做过分的事。

????杏香说:你决定要我做你的女人了。

????我头一沉假装睡觉,我暂时根本就回答不了她总在追问的这个问题。老实说,我也没想现在打她的歪主意。我要是真的占有了她,不论我愿不愿意娶她,她已经有理由和奈件留下来了。

????她并没有就此放过我,继续说:明天怎么办啊,我真的害怕我哥他们找过来。还有,你怎么跟嫂子交代我是从哪来的。贞全,我害怕呜呜。

????我轻拍她的背:不哭,不哭好吗。有我在呢,我能把你从恶魔和色魔的手中就出来,就有能力为你解决掉其他问题的。

????杏香有一声无一声的抽泣:对不起,我连累你了,你比我还要小两岁呢。

????我强调说:小怎么了,关键是我是男人啊。

????她的哭啼声中带着几声急促的笑:我还以为自已真的得做十几年的舞女,还够了我哥的钱,然后让他把我给卖了,这辈子才会安定下来。老天爷是个好人,让我这么快就遇见了你。谢谢,贞全,谢谢你。

????我承受了她的感谢,两个人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????早上是被她吵醒的,我贬着惺怯的眼睛问:怎么了,还早呢,再睡会吧。

????杏香急切的说:贞全,你手伸到我衣服里面去了,你快拿出来啊。你骗我,昨晚说好的只是抱在一起睡觉,等我一睡着,你就在我身上乱摸了。你坏。

????我赶紧动了动自已的双手,一只手在她的身下,一只手还在跑到她的衣服里面丢了,轻轻一捏,手里是锦软饱满的滑腻。

????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我厚着脸皮捏了几下:反正都摸了,就让我再摸会儿吧。

????杏香似乎很不理解的说:你们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啊,干嘛总喜欢在女人身上摸来摸丢的,不就是那样吗,有什么好摸的。

????我迷迷糊糊的说:你的好大啊,月红姐的比你的还大呢。

????啊谁是月红姐啊,你摸过她的咖凹了。杏香轻声的问。